经纬娱乐手机客户端-张艺谋“在线打假” 法律要“线下彻查”

经纬娱乐手机客户端-张艺谋“在线打假” 法律要“线下彻查”

  张艺谋“在线打假”,法律要“线下彻查”

  新京报

  昨天跳得欢,今天拉清单。这句话放在“@陈剑导演”身上,再适合不过。

  最近,陈剑微博账号因为讽刺张玉环“不要再哭诉了,国家赔你几百万也够了”“江西农民,你27年的收入比博士还高”等言论,引发网友和媒体关注。

  随后有人发现,该账号博主多年以来一直自称是张艺谋“大舅子”,在影视圈混得“风生水起”。然而8月10日下午,张艺谋工作室以及@陈婷wb都回应称,根本不认识此人,要求“@陈剑导演”立即删除相关信息。

  近年来,冒充领导干部或明星名人家属的案例并不少,但是像“陈剑导演”这样申请一个加V微博,还玩成了200多万粉丝大V的案例,还是比较罕见的。更要命的是,他还是一个惯犯。

  检索报道可以发现,这位陈剑,至少从2013年就开始扮演张艺谋“大舅子”。当年,张艺谋公开致歉“超生”,这位“大舅子”陈剑就出来说,这是“被我逼出来的”。随后,张艺谋和陈婷多次辟谣称,根本不认识这位陈剑。

  这是不是很奇怪?生物圈里有打不死的小强,娱乐圈里有甩不掉的“大舅子”。

  ▲图片来自微博。

  更有意思的是,“@陈剑导演”前不久还晒出了一份2003年南通市新闻出版局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书显示,陈剑因制作出售《英雄》盗版VCD被处罚。

  他之所以晒出这份决定书,是意图影射自己和“陈婷”、陈婷和张艺谋的关系。你看,把自己的负面材料稍加包装,便试图让其产生利己效益。不得不说,这路子,玩得野,这和当年他在张艺谋超生事件中浑水摸鱼,手法极其相似。

  知晓了这位“陈大导演”的过往,我们就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可以一再冒充?法律真拿他没办法吗?

  类似的案件,不乏处置案例。前不久,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鸟某诈骗罪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当事人鸟某冒充青海省海东市委主要领导的亲侄子,骗取工程项目,还骗取他人财物达121.9万元。今年5月份,亳州警方还破获一起冒充明星助理诈骗案,针对粉丝实施返利诈骗。

  ▲图片来自微博。

  而就在近期,“优衣库不雅视频女主角”复出进行演出也被炒得非常热烈。对此,全国“扫黄打非”办及时进行了核处和澄清,涉事女演员张某莉并非“优衣库”事件当事人,通报称“这是一起典型的利用优衣库不雅视频女主角进行宣传炒作牟利的恶性事件”。

  某种程度上,陈剑算是一群人的“代表”:他们追腥逐臭,什么热蹭什么,还动辄语不惊人死不休。至于下限,他们才不管。

  对这些以无底线炒作收割眼球、捞取社会资本的人来说,我们不能忍。

  进一步而言,对陈剑式的阴暗流营销与傍名人式炒作,也要该惩治就惩治。就眼下看,要查明的是,所谓的“导演陈剑”,有没有利用这些虚假身份,骗取他人的钱财或者感情。

  如果有,就可能涉嫌诈骗。我们也鼓励可能存在的受害者,及时站出来,趁着这份热度,彻底撕下“陈剑导演”的面具。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微博封掉了“@陈剑导演”,但是他的百科依然健在,而且十分丰富,但这里面有多少水分,那些被贴金的地方是否成了他捞取社会资本的通行证,也值得注意。

  这其中,百科显示他2008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可2003年他就因为制作出售盗版VCD被处罚了,这时间点就挺耐人寻味。相关校方也不妨看看,到底是碰瓷还是确有这位“害群之马”。

  归根结底,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冒充或炒作事件,因为它实在太典型了——还是那句话,陈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里的代表”。这类人越是兴风作浪,网络风气就越差,绝不能轻纵这类追腥逐臭之风。

  也正因此,仅仅凭借社交媒体的封禁是不够的,我们仍然不知道,他下次会在什么地方冒出来,又有着怎样的身份和套路。这次,张艺谋在线“打假”,也希望有关部门以法律为准绳,能够在“线下彻查”。 

  □樊成(媒体人)

  编辑 陈静   校对 陈荻雁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